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 > 正文

只是帮着在群里“抢红包”却变成了“洗钱”的帮凶

发布时间:2022-06-18作者:admin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数:

?

  只是帮着在群里“抢红包”,怎么就变成协助犯罪团伙分散流转资金的帮凶了呢?

  2021年初,21岁的孙某在某外卖平台做兼职。因为早起晚归,本就吃不了苦的孙某每日怨声载道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与朋友罗某喝酒诉苦,罗某便给他推荐了一个“来钱快”的轻松活儿。

  “其实我是后台操作网络赌博的,这些红包是客人发出来买筹码、游戏币,还有一部分是输掉的赌资。放心吧,没什么风险的。”

  很快“活儿”就来了。2月底的一天,孙某接到罗某的电话,让他去酒店汇合。当他进入酒店房间,里面已经有5个人在等候了,却没有罗某。

  因为相互都不认识,其中一个自称“虎子”的人给孙某等5人发了十余个微信群的二维码让他们先加。

  不一会儿,刚进群的“客户”在群里发了一个数字“12000”,随后便陆续发出了60个红包。孙某5人一起抢掉,正好是12000元。发完后“客户”便被踢出群,另外的几个群也是同样的操作。

  孙某将几人抢到的红包汇总后通过群里的收款码如数转出,罗某便将200元“劳务费”转了过来。

  往后几乎每天孙某都会去不同的酒店,在房间里等待抢红包。人员偶尔会换,后来孙某才知道,那个“虎子”是个“监督者”,防止他们私吞红包。

  而每天抢红包的群也都是新建的,虽然拉人、踢人、发布任务的账号始终在变,但孙某通过声音判断后面操作的应该是同一个人。

  就这样,孙某每天抢红包的数量少则十几个,多辄几十上百个,十余天时间,通过孙某、杨某等人抢红包“过手”转移的资金就高达80余万。

  原来,罗某并非所谓的操作网络赌博平台,而是利用设置“”陷阱敲诈勒索被害人。随后通过孙某、杨某等人形成“抢红包”洗钱一条龙服务。

  当罗某组织勒索成功后,便会指示洗钱团伙建微信群、拉被害人入群、胁迫发红包,再利用孙、杨等人将红包抢完后,便将被害人踢出群。再换其他被害人入群发红包,以此往复。

  最后,由孙、杨等其中一人将所抢的红包汇总并流转,而罗某自始至终不需露面便完成了“洗钱”。

  近日,杭州拱墅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对“抢红包”团伙中孙、杨等四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。经法院审理判决,被告人孙某、杨某因犯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和八个月。

  原本只是想“抢红包”赚点快钱,实际上却是替犯罪分子洗黑钱。不论再“巧妙”方式也躲不开法律的制裁。

  根据中国刑法修正案(六)的规定,明知系犯罪所得钱款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,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一种表现方式。

  此案中的涉案人员孙某、杨某均是“95后”,在明知“上家”是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的情况下,仍通过“抢红包”方式“洗白”,并帮助其转移、转换。这些年轻人只看到这是一份轻松且“高薪”的工作,却未注意到背后暗藏的是违法犯罪的陷阱。

????????? ?
?

上一篇:两企业开发QQ自动抢红包软件被判赔偿腾讯70万

下一篇:小资料 北瓶鼻鲸